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少年大將軍 >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等你回來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等你回來

    谷梁淚的揶揄笑顏歷歷在目,最難消受美人恩,可千萬別再惹上了情債。

    湖心對岸風貍等的無聊,很寫意的癱坐在地上,一邊打哈欠,一邊抬頭看著滿園的梅花樹,就連她這樣憊懶刻薄的性子,也不由得不贊嘆這里鐘靈鼎秀,竹溪雖美,但是怎也算不得甲于天下,有時瞧瞧多少還是尋常了點,普普通通,在九江都只能算個上乘而已,怎么配得上二小姐呢。但是這里,世上再無第二處。

    風貍飛快的轉著念頭,如果能把竹溪搬來這里就好了,這么大的一座萬梅園就住他們姐弟二人實在是太浪費,人多了好,熱熱鬧鬧的,省得這么冷清。

    就在風貍垂涎三尺,盤算著怎么才能鳩占鵲巢的時候,甘琦臉上都是憂色,兩個人進去的時間不短,千萬別出什么事,小姐這輩子孤苦伶仃,受盡了委屈,好不容易遇見他,也算老天開眼,可千萬別叫他自作孽,自尋死路,自找苦吃,到頭來不可活也就罷了,丟下小姐孤孤單單的可怎么辦。

    “怎么這么久還不出來”甘琦瞟了倉央月鉤一眼,倉央月鉤的臉色說實話也不怎么好看,進去的時辰的確有些長。

    風貍打了個哈欠,她倒是沒覺得李落會遇上什么麻煩,反倒是這么久了,該做的不該做的時間都夠,如果真有什么事,剛好名正言順的搬來萬梅園,就是上山下山麻煩了點,別的都好。

    “久嗎還好吧。”風貍笑嘻嘻的回應著,眼珠子亂轉,一看就是沒安好心。

    “他在做什么”倉央月鉤寒聲喝道。

    “這我怎么知道。”風貍擺擺手,想了想,添油加醋的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哎,這樣真的不好。”

    倉央月鉤雖說不信姐姐會做出什么意外的事,但自己可是親眼見他背著姐姐進了樓,以姐姐那樣清高孤傲的性子能讓一個男子靠她那么近,若說沒有情愫,肯定是自欺欺人。

    “堂堂王爺,這像什么話!”倉央月鉤一臉怒容,又泄氣的看著風貍,“你不去……”

    “不去。”風貍不等倉央月鉤說出來就斷然拒絕,煽風點火道,“再說了,吃虧的又不是他。”

    倉央月鉤火冒三丈,剛要說話,就聽甘琦低喝道:“他們出來了。”

    倉央月鉤急忙看了過去,李落和倉央嘉禾出了小樓,還好,他沒有再背著姐姐。倉央月鉤微微松了一口氣,斜眼瞥了風貍一眼,風貍暗自咬牙,盤算著小心思,這么好的機會都不知道把握。

    兩人聯袂而來,落下之后,倉央月鉤先是上下審視的打量了姐姐幾眼,而后一臉寒色的瞪著李落,讓李落很是詫異,轉眼的工夫,不知道他怎會這么恨自己。

    “王爺,你們下山吧,我不送了。”

    李落看著倉央嘉禾,若有所思,數息之后緩緩點頭:“倉央姑娘留步,告辭。”說完一頓,沉吟數息后和聲接道,“或許我能醫治你的斷脈之癥,你等我從草海回來。”

    倉央嘉禾一愣,倒非欣喜,只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有點山盟海誓等人歸的錯覺,倉央月鉤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了,寒著臉盯著李落。倉央嘉禾呢喃低語:“等你回來……”

    李落倒吸了一口涼氣,平平常常的一句話而已,怎地這些人的神色如此古怪。一扭頭,就看見風貍一本正經的壞笑,李落皺了皺眉頭,當真頭疼的很,隨即和顏向倉央姐弟二人抱拳一禮,快步往萬梅園外走去。到了關口前,李落腳下一頓,回頭看了一眼倉央嘉禾,她還在湖邊,靜靜的目送李落,見他回頭,倉央嘉禾輕輕一笑,揮了揮手。李落臉色如常,遙遙頷首,一轉身沒入了關門之外。

    倉央月鉤側目瞄著姐姐,眼睛里滿是審視懷疑的目光,就連自己,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骨肉弟弟出門也沒有這般境遇。

    “你們在里面做什么了”

    倉央嘉禾眉梢一挑,輕輕呵了一聲,倉央月鉤眉心一疼,忙不倏改了口風問道:“我是問你都告訴他什么了”

    倉央嘉禾轉過頭去,似笑非笑的看著弟弟,倉央月鉤心中大寒,一個旋身往園外撲了出去,人在半空,忽地三陰少陽一麻,后力不繼硬生生從半空中掉了下來,摔進了雪堆里,疼的他悶哼一聲。

    “再敢胡說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倉央嘉禾轉過輪椅,緩緩去了一邊。倉央月鉤掙扎著坐了起來,揉了一會,這僵直的腿腳才漸活動了些,左右查看并無異物,他暗嘆一聲,不知道是喜還是悲,將他從半空打下來的暗器不是別的,不過是兩朵雪花而已,喜的是姐姐的暗器功夫又有精進,悲的是這以后的日子更不好過了。

    出了萬梅園,到了棧道前眾人正打算下山,李落停頓片刻,回首望著萬梅園深處,眉頭緊鎖,半晌沒有挪動腳步。四人一陣嘀咕,風貍更是眼珠子亂轉,難道說這才剛分開,有人就惦記上了,舍不得走不過李落卻沒這些閑散的念頭,萬梅園梅香如故,上山的時候天氣尚好,這會工夫就見朝木山頂上聚了一團黑云,風反倒小了,十有八九晚間會有一場雪,此刻風歇,少時這風多半會漲起來。

    “走吧,快些下山,看天色有風雪。”李落催促了一聲,收回目光,隨眾人下山而去,但心里的疑問卻久久沒有消散。

    倉央嘉禾興師動眾,決計不會只是托孤將萬梅園贈予自己,她挑明了自己天火的身份用意何為,她究竟為什么要這么做,用處何在,李落沒有半點頭緒。她和當日在夜霜鎮碰上的宋家夫人虞紅顏氣韻有相似之處,莫非夜霜鎮也是天火遺跡,這樣一來倒也說得通,不管天南宋家與太白一族黑劍白刀有沒有關系,他們必然與天火有關聯。

    到了草海深處,便知分曉。

    掖涼州立馬關。

腾博会官网诚信服务 - 腾博会官网以人为本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