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異種騎士團 > 第650章 螻蟻之上(上)

第650章 螻蟻之上(上)

    名貴的駝絨地毯上,一盆精銅材質的香薰爐放置在房間的正中央。

    裊裊的輕煙慢慢在空中暈染飄散,變幻成各種各樣的形態。

    穿著一身素衣的薩拉丁,正坐在房間的正中央,對滿堂的學生們說道:“真主既是唯一的,也是多樣的;既是有形的,又是無形的。他雖無所不能,但卻謙遜有禮。”

    有人說道:“哈里發,大阿甸曾經告誡我們,妄議真主是不敬的大罪。”

    薩拉丁笑了:“真理不會因為詭辯而變得虛假,真神也不會因為談論而變得虛妄。禁止別人談論真主的人,本身就對真主抱持著動搖的信仰。如果真的是真主的信徒,又何懼悠悠之口呢”

    “我們真正應當小心的,是那些假借真主之名,卻行著攫利之事的惡徒。”薩拉丁慢慢說道:“那些高塔中的布道之人,本應宣講真義,教化民眾。但是,他們卻故意曲解經文,用那些艱澀難懂、玄之又玄的解答,來提高自己的地位,堵塞信徒的視聽。”

    “無論他是商販走卒,還是王室勛貴,每個人都應該有著接近真主的機會。記住我的話,當你們面對那些不識字的人,那么就用簡單易懂的典故和故事,來教導他們真主的偉大;如果他們是知識淵博之人,就用經義來與他們交流。”

    又有人問道:“哈里發,信徒們常常會擔心自己的聲音無法傳達到真主的耳中,又會抱怨為何真主沒有回應他們的請求。”

    薩拉丁說道:“真主并不會對每一位信徒有求必應……我們每個人的過去、現在、將來就像是一條長長的絲線。當絲線纏繞在一起的時候,就會變成一團亂麻,真主要做的就是整理并打開所有線結,確保每一根線都按照既定的方向走到終點……”

    “那么,凡人的絲線由真主操控,那么真主的絲線呢他的命運又有誰來掌控”

    一言既出,滿堂皆驚。

    所有人看向說話者一位將全身上下遮蔽在黑色披風之下,只露出一張蒼白面孔的年輕人。

    “住嘴!你這褻瀆真主的惡徒!”

    “我們應該去找衛兵,把他扔進監獄!”

    “這些惡毒的言語,是世間最大的罪!”

    面對這些責難,年輕人不慌不忙的站起來,繼續問道:“是誰給予了真主整理命運之線的工作這些線是誰制作的它們的方向是誰確定的”

    薩拉丁看著年輕人,無奈的說道:“喉骨,坐下吧。”

    喉骨輕輕一笑,沒有再說話。

    薩拉丁繼續講經,仿佛剛才的事情從未發生過。

    半個小時后,講經結束。

    薩拉丁布置了下一期的講經之題,隨即宣布了下課。

    很快,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薩拉丁和喉骨兩人。

    薩拉丁揮手喝退了走進門的衛兵,示意喉骨坐到前面來。

    看著喉骨大喇喇的坐在自己面前,薩拉丁開口說道:“聽了我七天的課,你有何感覺”

    喉骨用著嘲諷的語氣對薩拉丁說道:“連續七天,對著一群豬講經,在耐心這一點上,我真的很佩服你。”

    薩拉丁輕聲說道:“前面的六天,你都一直保持沉默,為何今天突然開口相問”

    “聽了六天,我知道,從你的講經中已經不可能得到我要的答案了。”喉骨盯著薩拉丁的眼睛:“我必須當面問你。”

    “如果是你剛才問的問題,那么我沒辦法回答你,因為答案……我也不知道。”

    喉骨站起身:“你放心,我問的問題,你絕對能夠回答。”

    “什么”

    喉骨一字一句的問道:“你見過絕對意志了吧”

    薩拉丁身形一顫,沒有回答。

    “或許他沒有自稱絕對意志,而是其它名稱。但是它的外形就像一個倒立的三角,漂浮在空中。它邀請你參加一場名為『神選之戰』的競賽,只要獲勝,你就可以成為新世界的神。”

    喉骨觀察著薩拉丁的一舉一動:“我知道你也在被邀請之列。”

    薩拉丁閉上眼睛嘆了口氣:“你真的相信那場『神選之戰』可以讓人成神”

    “為什么不信呢絕對意志說的一切預言都實現了,你我有目共睹。”

    “預言不過是幻象的夢囈,真實從來都隱藏在迷霧之后。”

    喉骨瞇著眼睛問道:“告訴我,你當初為何要背叛阿拔斯帝國”

    薩拉丁沉默了一會兒,回答道:“那是局勢所迫。”

    “你打壓和取締多個教派,提倡教義統一,甚至不惜與你的宗族為敵。”

    “那是宗教與國家之間的沖突。”

    喉骨搖搖頭:“你在說謊,你從絕對意志那里得到了未來的景象。偉大的南方帝國在戰火和內亂中崩塌,民不聊生,顛沛流離,你的人民從天之驕子成了躲藏在廢墟中的喪家之犬。”

    薩拉丁苦痛的閉上眼睛。

    喉骨繼續說道:“你想改變這一切,唯一的辦法是贏取神選之戰。”

    薩拉丁輕輕說道:“這一切都是對真主的褻瀆。”

    喉骨好笑的說道:“你我都清楚,世間的神不過都是虛化的雕塑,只有絕對意志在真正的掌控著一切。”

    薩拉丁看向喉骨:“那么你呢你又想要得到什么”

    “在絕對意志邀請我參加神選之戰后,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復仇。但很快,在我還未獲勝之前,我就已經達成了我的目標。在那一瞬間,我突然失去了前進的方向。”

    喉骨慢慢坐下,長吁了口氣:“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在想,這場神選之戰對我還有什么意義”

    “我一直在尋找答案,直到那次我與你的交談。”

    薩拉丁露出不解的神情。

    “所謂天父,所謂真主,雖然被凡人們稱之為神,但不過都是絕對意志手中的斗蟻罷了。”喉骨的眼睛里閃耀著異樣的光芒:“這些斗蟻一時風光無限,但千萬年過去,又有誰能記住他們的存在”

    薩拉丁皺緊了眉頭:“你想說什么”

    喉骨將手從袖子中取了出來,伸到了薩拉丁的面前。

    在那上面,已經看不到皮膚和血肉,只有森森白骨泛著詭異的淡藍色光芒。

    “我只是不想做一只螞蟻。”

腾博会官网诚信服务 - 腾博会官网以人为本专业服务